中国式橄榄球开拓者和梦工厂:CAFL金秋打响

  • 时间:
  • 浏览:12

  

  在六月份的CAFL(全国美式室内橄榄球联赛)全球直播的选秀中,体育界商人马丁-佳绩(Marty Judge)打开了由超级碗冠军教练迪克-费尔迈尔(Dick Vermeil)递过来的小纸条,并宣布来自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华裔橄榄球员王伟成为了CAFL史上的首位状元,CAFL由此正式在中国拉开序幕。

  CAFL,这个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有些陌生的名字,是China Arena Football League的缩写,其全称是全国美式室内职业橄榄球联赛,这也是中国首个职业美式橄榄球联赛。在经中国政府官方批准后,CAFL的第一个赛季也就是2016全国职业美式室内橄榄球巡回赛将于今年10月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大连、青岛等六个城市打响。

  据了解,作为中国第一且唯一的职业橄榄球赛,CAFL的布局实际上从2012年就开始了。创始人马丁-佳绩先生,在2012年8月便计划成立CAFL,此后先后来往中国超过30次,并于2013年5月开始资助和指导完整的橄榄球训练项目—在中国6所大学开展室内橄榄球训练,事实上,这些大学橄榄球队的选手也成为CAFL选秀的主力军。而CAFL的范本,AFL(美国室内橄榄球联赛)在美国已俨然成为继NFL(全球橄榄球联盟)以后最受欢迎的橄榄球比赛。

  

  相比于场地橄榄球,室内橄榄球的比赛场地较小,参与球员较少,攻防转换更快,得分更高,比赛的悬念更大。每次攻防都代表着胜负的不确定性,观众更容易将自己融入到比赛当中。

  除此之外,由于每队参与人数变少,较小的场馆需求实际上缓解了场地橄榄球设施在中国严重不足的问题,能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运动中来。说到场馆,不得不提CAFL新赛季的场馆选址——北京的乐视体育生态中心,上海的东方体育中心,广州体育馆,深圳大运馆,大连体育中心,青岛国信体育馆,每一座场馆都是城市的地标,都有自己的故事。

  

  CAFL多年来从筹备到如今即将拉开序幕,也已算是在中国站稳脚跟。CAFL仍然面对着不小的挑战,包括人力、物力、财力,这都都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最大的挑战在于将如何将一个赛事真正本土化,如何与中国球迷走得更近。首先便是语言转化,它不是简单的文字翻译,如何使用球迷懂的语言,如何制造球迷感兴趣的语言,如何引导球迷产生易于传播的语言,打造属于球迷自己的社群文化至关重要,虎扑的篮球、懂球帝的足球,都是值得借鉴的范本。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随着NFL近几年的大力普及,橄榄球在中国拥有了一定的球迷基础,根据央视索福瑞的调查数据显示,过去五年对美式橄榄球感兴趣的中国球迷人数增长超过10倍,从160万迅速增长到1770万,其中有大约150万铁杆的美式橄榄球球迷。即便如此,NFL一直存在的问题是无法解决现场观看和运动参与的需求;而CAFL对于场地等较小的要求、以及在中国城市巡回的比赛赛制,或许能够成为良好的补充。

  另外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一项好的运动需要好的渠道来宣传。现今国内传统媒体商业渠道过于冗长复杂,在内容应接不暇的情况下,传统渠道对新兴赛事的接纳程度并不是很高,在web3.0移动互联网去中心化的背景下,如何开展新的渠道是值得探究的问题。

  通过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新平台,一方面,球迷能快速地并自由地选择自己喜欢的内容;另外一方面,在体育内容成为这些好的互联网平台稀缺资源时,他们能低成本高效率地帮助赛事传播。而CAFL早已很明确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在筹备正式进入中国之前,就已着手创建自己的中文官网,并且也在中文社交媒体微博和微信公众平台这两大平台上注册官方账号。

  

  事实上,一个体育赛事的价值高低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内容本身。只有刺激精彩且与球迷息息相关的比赛才更引人关注,在拥有超半数中国顶级橄榄球手和大量顶级美国室内橄榄球运动员后,CAFL或将在中美市场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群。好的内容同时也需要好的故事,一个个好的故事能将比赛变得更加丰满而富有情感。

  ESPN在一个月前所报道的“橄榄球中国梦”的故事中曾这样描述——

  唐纳德-汉密尔顿在日出后才一小时就到了球场,此时停车场的铁门还紧紧地锁着。于是,他缓缓地开着自己的灰色轿车停到了路边。后座的三个女儿还在沉睡之中,陪伴了10年的女友安博-哈钦斯在副驾驶座上小憩。多少个夜晚,汉密尔顿都从在亚利桑那州钱德勒的家中驱车前往阿纳海姆的圣玛利亚高中。无论路程多么令人疲惫,他都会重新抖擞,表现出自己是个打鸡血的年轻小伙儿。

  CAFL给了他毕生追求的职业橄榄球梦想又一次崭新的机会,让他重新燃起了斗志。如同美国电影中“Invincible”的故事一样,30岁的文斯帕贝尔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测试中获得了费城老鹰队的认可与球队签约,而当10月来临,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CAFL又有多少感人的故事即将上演呢?